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公司新闻
公司简报
政策法规

行业动态    

融资担保业出路何在


发布日期:2017-05-12 09:06:11

        融资担保行业不仅要作为缓解“三农”、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是推进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关键环节。
        近日被刷屏的山东“刺死辱母者”案,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思考。在情与法的争论之外,也折射出当前中小企业所面临的融资困境。
        而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而生的融资担保行业,显然在源大工贸陷入困境时,让位给了民间借贷。企业融资之困已无需赘言,破产之难亦应引起重视,民间金融之乱必须根治。
企业有企业的无奈,银行也有银行的难处。要破解融资难怪圈,不仅需要政府层面优化兼顾各方合理诉求的制度安排,更需要企业、金融机构等切实推动自身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融资担保行业也须突破自身困境,真正为有需求的企业保驾护航。
        融资担保受关注
        2010年之后担保行业变化巨大,从民营担保机构为主变为国有控股机构占主体,由相关扶持政策的发布可以看出中央和地方政府转变了对担保行业的态度,认识到了其准公共产品的属性,更关注融资担保行业的发展,肯定了其在解决融资难上的积极作用,建立部际联席会议来规范行业发展,做精做强了一批担保机构。
融资担保行业最重头的政策就是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促进融资担保行业加快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全面系统地规划了融资担保行业的发展方向与路径,从促进行业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到各项具体工作举措,从融资担保机构组织体系到银担合作模式,从政府的角色到市场的作用,从政策支持到监管规范,都做出了清晰明确的规划部署。
        中国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首席风险官李力表示,《意见》明确了融资担保的政策性定位,以及政府应承担的责任,为理顺机制、充分发挥融资担保机构在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融资服务中的重要作用奠定了基础。
广东中盈盛达融资担保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列进认为,构建国家融资担保基金、省级再担保机构、辖内融资担保机构的三层组织体系,有效分散融资担保机构风险,发挥再担保“稳定器”作用,这是《意见》的最大亮点。他认为“在过去22年的担保发展历史中,这种模式是前所未有的。这一举措能整合省级再担保、担保机构、银行等各方力量支持融资担保做强做大”。
        行业困境仍存
        指导政策在前,给融资担保行业违法违规现象处理提供了依据,但也消弭不了行业困境的凸显。
        中国融资担保业协会秘书长殷有祥在2016年的行业总结会议上直言指出,融资担保业务新增规模、收入和利润下降明显,代偿余额和新增代偿金额再创新高等新情况表明,行业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经营困难。
        政策的大力扶持促使机构数量越来越多,庞大的机构数量与有限的融资担保需求不匹配,担保市场“僧多粥少”,导致机构生存困难。“大多数机构资本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不足且难以形成规模经营效应。”殷有祥说。
        2016年,担保业务在保余额在连续四年增长后首次出现下降,担保收入也首次出现大幅下降,担保代偿连续增长,全行业融资担保放大倍数较低,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远远低于商业银行水平。
“融资担保主业缺乏盈利能力,行业经营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另外,再担保机构和体系也没有建立起来。”殷有祥说。
        当前,经济形势不利的情况下,银行与融资担保机构都有降低风险偏好、收缩业务规模的趋向。融资担保机构代偿高发引发银行对其担保能力的担忧,导致银担业务进一步萎缩。
        殷有祥指出,银行机构难以及时掌握融资担保机构的相关信息,无法有效把握其实际担保能力和风险动态,在银担合作方面管理还比较粗放,导致银担合作发展有所放缓。
        “扶持政策难以形成合力、扶持方式有待向风险补偿方式转变等问题。而且,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的考核亟待调整完善。”他指出,部分地区仍将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作为一般国有企业考核其收入、利润等盈利性指标,尤其是国资部门管理的融资担保机构,普遍有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要求,没有从“算大账”的角度看待担保对当地经济民生的拉动作用,也没有把扩大小微企业、“三农”担保规模和降低融资成本作为考核目标和重点。
        融资担保行业的发展,仍然任重道远。
        回归主业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促进金融机构突出主业、下沉重心,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防止脱实向虚”。由于没有明确的担保行业的指向说明,梳理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涉及金融领域的工作安排也是对担保行业的要求,能帮助我们了解中央及地方政府对担保的发展和监管动态,以及助其跳出困境的思路。
        从报告中可以看出,2017年国家将引导金融机构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融资担保的政策制定部门、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及地方监管部门也将督促担保机构回归主业。再担保研究人士在文章中分析指出,这是指要回归担保设立的初衷,通过担保解决中小企业发展中的融资难问题。对于有些担保机构在做的保本基金担保、诉讼保全担保、履约担保等业务,政府及监管层的相关表述较少,结合《意见》的内容,可以看作政府不干预,让市场发挥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另外,在两会上,部长们也发表了一些与担保相关的言论,可以作为以后工作的参考。工信部部长苗圩指出,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融资难的方式,其中一项重要措施是配合财政部研究加快担保体系建设,引导各方面建立担保公司为小微企业贷款提供信用担保,并且推进落实担保公司有关准备金税前扣除政策和免征增值税政策。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介绍了农业供给侧改革方面的金融支持的具体安排,建立农业新型经营主体贷款的担保体系,这个方面农业和财政部每年安排200多亿,今年是第三年,可以安排600多亿资金,建立一个担保基金,为新型经营主体规模经营提供担保。
        专业人士指出,2017年,以两会为起点,融资担保行业不仅要作为缓解“三农”、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是推进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关键环节。